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欢迎来到医学世界 > 正文 第4章 打呼噜
    在《我和我的女朋友们》里我写过一个场景。

    我跟青州大姐去参加牧马人穿越活动,要过夜……

    晚上喝多了,我懒的弄帐篷。

    蜷缩着睡车里了。

    青州大姐住帐篷,其帐篷就在我车旁。

    越野车队扎帐篷很讲究,一般都是把车子围成一个圈,帐篷扎在圈内,这样可防风防人防动物。

    半夜四点多。

    青州大姐敲我车门,我一咕噜爬起来,问怎么了?

    她说,有狼。

    那咋弄?

    我们换了一下,我去了帐篷,她上了车。

    到帐篷后,我果然也听到了狼叫,我胆子还是比较大的,出来看了一圈,这也是越野圈的规矩,谁醒了谁巡逻,我发现狼在哪了。

    什么狼?

    我车友,胖哥。

    他又高又壮又胖,当天他车上带了两个朋友,他把帐篷分给了朋友,自己睡车上,我睡车上是睡前座,他睡车上是睡后备箱,后备箱不够怎么办?把尾门打开,腿伸在外面。

    狼叫是他打呼噜的声音。

    我靠,竟然还有这音效?

    胖哥没文化,没念过书,一天都没念过,开矿的,非常有钱,越野车几乎买了全系,他喜欢出去玩,但是他不敢自己出去,因为他不识字,也不会看导航。

    有年,去可可西里,他非要跟着我。

    我们俩一起。

    说的挺好,轮流开车。

    结果,我发现了一个问题,他上车就困,几乎是秒睡,坐着就能睡,若是让他开车呢?啃着萝卜还能□□一会,只要没有萝卜啃了,一会就迷糊了,只见方向盘一激灵一激灵的打,算了,我宁愿累死也不能让你吓死。(他平时出去玩都带司机,到越野线路再亲自上)

    全程,几乎是我一个人开的。

    出于回报我,他会讲自己的创业史,几进几出,一句话,能当老大的人,绝对是菩萨心肠、雷霆手段。

    人,非常好,很有爱。

    当然,干的事,你要听听,那……

    他讲过一个例子,他用木棍打人,累的第二天手抬不起来了。

    白天,他永远都是睡不醒的状态。

    晚上呢?

    又格外的精神,一两点还在看手机,早上我一般6点起床,算比较早的了,我出去看看?他早出去溜达一圈了。

    胖人,普遍大吃大喝。

    白酒,怎么不要一斤起?

    饭量?

    我算能吃的,跟他比,不值一提。

    他出去玩这么一圈,能长10斤肉?夸张不?

    返程时,我们在格尔木住了一晚,格尔木有个四川妹子开的酒吧,里面的特色酒是果酒,特别甜,老板娘也很会劝酒,酒是按杯卖的。

    我俩一人喝了六七杯,按照白酒折算的话,差不多一斤半白酒。

    喝完我们才觉得不对劲。

    这酒咋这么大的劲呢?

    老板娘说这个果酒是用53度白酒调配的,酒精度应该在40度左右。

    我靠,那不要了我们的命?

    光尝着很甜,以为没啥呢!

    没到酒店,我就吐了,感觉把胃都吐出来了,我平时很少吐酒,说明的确喝多了,胖哥呢?他不吐酒。

    把他送回房间后,我觉得他状态不大好。

    我心想,别出什么事。

    他房间两张床,干脆,我在这里陪着吧。

    半夜,把我吓坏了。

    他打呼噜时会憋气,一口气下去,很长时间没有第二口气,我总感觉他随时会挂,只要一听到长时间没有第二口气,我就急忙起来拍拍他。

    他翻翻身子,好了。

    一晚上,我几乎没睡。

    他动不动就憋气。

    酒,我全吐了,反而占便宜了,他呢?

    次日,我们一口气赶到了青海湖,他一天几乎没抬头,全是萎靡状态,中午吃了碗面条,刚吃完,出了店就吐了。

    快回山东了,我觉得出于健康考虑,我应该跟他谈谈。

    他还是比较听我的。

    毕竟,在他眼里,我是文化人。

    他经常说那句话:人家领导、企业家不怕我们,但是怕你,你会写……

    我对耳鼻喉业务还是比较熟悉的,我日本前妻的姐姐是耳鼻喉专家,我在《我和我的女朋友们》系列里,称呼她为耳鼻喉。

    我跟胖哥说,哥哥,你听弟弟一句劝,你去医院做个睡眠检测,很简单,就是办个住院,戴着仪器睡个觉。

    他去了。

    他一晚上呼吸暂停次数400多次,“憋气”时间最长60多秒,血氧饱和度最低只有70左右,随时会猝死。

    吓着了。

    医生建议手术。

    是医生的另外一句话,说服了他:你肺里缺氧是有感觉的,其他器官缺氧是不会说话的,你想想它们多难受。

    他觉得有道理。

    顺便科普一句,打呼噜本身就是一种病,医学术语叫: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或者是鼾症。

    胖哥这个,若是想治本。

    应该减肥。

    但是,他减不下来,尝试过多少次,换过多少教练了。

    没用。

    打呼噜,根源是咽腔狭窄,但是咽腔狭窄的原因各不相同,理论上,胖人普遍打呼噜,因为咽腔周围的赘肉多了自然就狭窄了。

    胖哥这个需要做的手术是腭咽成形,就是我们照镜子时小舌头的位置。

    手术是在济南做的。

    胖哥原本想去上海做手术,省内专家的建议是选山东就对了,因为山东属于打呼噜的重灾区,属常规手术,就如同重庆拥有全国最好的肛肠医院是一个道理。

    南方,这类手术反而少。

    手术后。

    我问胖哥感觉如何?

    他说,多少年没有过晨勃了,自从做了手术后,每天早上鼓的难受。

    过去,各器官全缺氧。

    如今,氧气满满。

    自然,状态不同。

    出院后很久,来过我书店一次,感觉整个人气色都变了,年轻了,青春了,跟我聊了半天骚,说卖手机的那个小嫂子说他俨然是变了一个人。

    很满意,也很感激我提醒他。

    医生给的建议是,这类手术,理论上只有第一次最有效果。

    胖哥做了手术后,又介绍了多位朋友去济南做手术,有胖的,有瘦的,有个瘦子感觉也就是百十斤,广西人,也是做矿石业务的,让胖哥给说服了,去济南做了打呼噜手术。

    瘦子也会打呼噜?

    一样。

    只是成因不同,有的人天生咽腔狭窄。

    还有人打呼噜是因为鼻子问题,例如鼻中隔偏曲、鼻甲肥大,这种是需要鼻中隔偏曲矫正,以及鼻甲肥大的消融手术。

    一句话,只要打呼噜,就必须看医生,你做一次睡眠检测,看看你身体的血氧饱和度,谁都不用劝你,你自己就瞬间懂了,原来自己身体的各器官一直都处于缺氧状态,这些年,让你们受累了。

    必须手术吗?

    不一定。

    例如肥胖引起的,那很简单,减肥就是了。

    还有一类是不能再次手术了,那需要佩戴正压通气呼吸机。

    有没有女人打呼噜?

    有的是,尤其是农村老娘们,我脚受伤住院时,前期住大病房,隔壁几个陪床的,不是小娘们就是老娘们,晚上也是此起彼伏的。

    我都想找个针把嘴给缝上。

    女人打呼噜比男人打呼噜声音小,但是尖,更扰民。

    有人说,你看,睡的多响,呼呼的。

    其实,不是香,而是有病!

    到我这个年龄,夫妻分床睡不稀罕了,分床那都算恩爱的,一般都要分房,很大程度就与呼噜有关,尤其是高大威猛的北方男人,几乎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呼噜王。

    那,问题来了,胖哥手术后,彻底不打呼噜了?

    好了好几年。

    没怎么打。

    现在?

    又打了,比之前轻一些,不怎么憋气了。

    主要是他解决不了根本问题,能吃,应酬也多,又能喝酒,上次我跟他谈心,我说你看,你这么大的家业,还是要健健康康的。

    他自己也说,自己人生最大的败笔就是胖。

    不知道怎么弄了。

    破不了局。

    玩沙漠时,我们在沙漠露营,我又遇到了一位呼噜王,他这个分贝一般,也憋气,但是呢,节奏感很强,仿佛是吹军号,次日大家都调侃他的呼噜声,他说自己的女人们不听着自己的呼噜声睡不安稳,跟我们吹牛b,说自己有一个媳妇三个情人,为什么这么牛呢?他是一级厨师,在大会所里是厨师长,无论是服务员还是前台都崇拜他。

    好吧,我信了。

    就这呼噜,该多么崇拜才能忍受?

    核心是减肥,要减到多瘦呢?

    医生的说法是尽可能的瘦。

    我们骑行队伍里老年人特别多,就跟传销组织一样,拉人拉的特别快,为什么?因为,这些人喜欢用事实说话,骑了几年车,脂肪肝没了,酒精肝没了,三高没了。

    主要是,瘦的皮包骨头了。

    骑行可不同于跑步,一骑就是一天。

    身上哪有脂肪了?

    我有个骑友去医院体检,我陪他去的,医生给照了半天,感叹了一句:你肚子里是一点脂肪都没有。

    这就是最佳状态。

    也是我的目标……

    接下来,说说小朋友打呼噜。

    我儿子上幼儿园时,老师反馈孩子午休打呼噜,我们对这些一直都没太在意,觉得打呼噜又如何?小孩子嘛!

    后来,发现越来越严重,晚上睡觉会张口呼吸,打呼噜,频繁翻身。

    带去医院看看。

    检测结果是腺样体肥大、扁桃体肥大。

    建议是手术治疗。

    手术?

    咱一听,吓坏了,毕竟他还是个娃,咋能接受手术呢?

    我自己做个骨折手术,我还有说有唱的,没当回事,但是发生在孩子身上,咱就觉得接受不了,内心是抗拒的,于是双方面准备。

    一方面,求助偏方,也就是那句病急乱投医。

    什么中医疗法、推拿疗法。

    一方面,求助专家,于是我咨询了我前妻的姐姐,她让我别着急,她说利用周末时间过来看一眼。

    她看后认为,必须手术。

    理由是这个孩子扁桃体一直都处于发炎状态,说明已经成了病灶了。

    我还是不能接受。

    我都不能接受,何况是我媳妇、我父母了。

    他们更反对。

    我又付费咨询了复旦大学儿科专业的专家,专家的建议也是手术治疗,理由是已经形成物理堵塞了,久而久之会形成腺样体面容,建议我百度一下。

    一百度不要紧。

    发现,我儿子已经有这个趋势了。

    我再一对比。

    发现,我他妈的就是腺样体面容,是父母不懂,那个时候可能也没有这个概念?

    我想,既然逃不过去,咱就要选最好的医院。

    要么,复旦儿科;要么,中日儿科。

    我发了条朋友圈求助,问有没有相关资源,结果呢?

    全是来劝我的。

    意思是扁桃体是人体免疫的重要器官,可不能瞎胡闹。

    还有家长说自己在哪找的中医,拿了药膏,孩子好了。

    几乎,没有建议yes的。

    我又一次动摇了。

    回家,我看我媳妇不知道从哪弄的神药,给孩子抹的满鼻子都是,我气不打一处来,你们这些愚昧的人。

    我决定去青岛找耳鼻喉聊一聊,毕竟也是曾经的亲姨子。

    她说,我理解你担心的,例如麻醉风险、手术风险,但是这都属于极小的概率,从利弊角度来分析,我认为利大于弊,你要是拖下去,孩子的面容走向不可逆。

    她介绍了一位家长给我。

    我电话采访了这位家长,这位家长说非常理解我的心情,我有的,他都有过,但是做过以后,感觉非常好,孩子面容改过来了,呼吸也安静了,手术非常简单,简单到什么程度?

    过去属于门诊手术。

    耳鼻喉的意思是,你什么时候准备好,把孩子带过来,我给做,做完打两天针,就可以回去。

    我还没准备好。

    我首先要了解手术原理,手术方案,切割方式。

    我研究了好几天,我自认为学习能力还是比较强的,然后我问耳鼻喉能否用最先进的电凝止血?

    她说,你呀,就是聪明过头了,这都属于小手术,你放心把孩子交给医生就行了,你也别管他到底是怎么切的怎么止血的,肯定比你专业。

    我记得,那些日子,总有读者联系我,让我帮着发广告之类的。

    我心想,什么节骨眼上了,还研究赚钱?

    什么钱不钱的。

    当时,有三个手术方案,一是去上海,二是去青岛,三是在本地,本地也是三甲医院,离我们家几百米,耳鼻喉的建议是就近原则,不是大手术,她来给做,若是担心大出血之类的,她可以待个两三天,反正她待在这里也能赚走穴的钱。

    进手术室时,孩子死活不进。

    让护士一把给抱过去了。

    接着哇哇哭。

    我娘也哭,我爹也哭,我媳妇也哭,我也哭,护士说,你们这样的话,这手术没法做……

    抱走了。

    没有20分钟,医生就拿着标本袋出来了,让看看切下来的东西。

    又过了20分钟,推出来了,接着推进了icu。

    去苏醒。

    好了。

    下午?

    活蹦乱跳了,能吃东西了。

    效果如何?

    晚上睡觉非常安静,面部也变化很大,整个孩子的精神状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若是问我,我认为应该做。

    的确是那句话,利大于弊。

    至于中医派的说法……

    住院期间,我观察那些准备排队的家长,跟我们如出一辙,一晚上都睡不着,揪心,害怕。

    有没有很从容的家长?

    也有。

    一个大学老师,教心理学的,还会抽烟,她两个女儿,小女儿做手术,她全程没当回事,在走廊里跟我聊天,她真的很淡定,真的让人佩服,这种人咋活的这么通透?

    真正说服我的,也是血氧饱和度,做完后,99,100。

    看着仪器,感觉孩子体内的每个器官都有久旱逢甘霖的喜悦……

    后来,特别多家长咨询我。

    我一般也不会建议手术,毕竟每个家庭内部都有中医派与现代医学派的争论,而且每个家长都有侥幸心理,总觉得能不动刀就别动,能拖延就拖延。

    我是让他们自己去选择,自己去看医生。

    自己去判断。

    咱不能左右别人。

    手术非常小,真如耳鼻喉姐姐所言,就是拔个牙而已。

    对于小朋友而言,根本算不上遭罪,因为小朋友愈合速度太快了,麻药苏醒后就完全回归了,该吃吃该喝喝,只是有一段时间会有变音,我儿子有些女音化,过了好久才正常。

    这是因为整个口腔结构发生了变化。

    我的经验总结如下:

    第一、无论成年人还是儿童,只要打呼噜必须就医。

    第二、手术可就近,不属于大手术。

    第三、孩子要提前买好保险,我们是学平险+农村合作医疗,算起来差不多是全额报销。

    学平险就是学校里缴的那种,一年100块钱。

    商业保险赔不赔?

    我儿子也有平安的商业险,当时保险公司的朋友说若是加上一句“因发烧引起”可理赔,我拒绝了,主要是医生也拒绝了,这不是瞎胡闹吗?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后记:有家长咨询我学平险理赔问题,出院后按保险公司电话报案即可,有专员联系理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