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欢迎来到医学世界 > 正文 第2章 脱发
    有个骑友,姓刘,在银行工作。

    是个光头。

    县城人,有一点很像农村人,爱揭短。

    当面也好,背后也罢,都喊他绰号,他的绰号五花八门,但都没离开光头,刘光头,光头刘,光头强……

    久而久之,他也接纳了。

    骑行时,队长总对着他喊:发型帅的先走。

    人家哪有什么发型?

    我对他还是蛮尊重的,当面基本都喊他刘行长,行长是尊称,在山东,只要您在银行工作,酒桌上,大家都会称您为行长。

    背后?

    我也喊他光头刘。

    我曾经采访过他,您多大开始脱发的?当时是什么心情?什么时候彻底接纳了光头?

    他说,31岁开始脱,脱的特别快,33岁就脱光了,这期间也跑了不少地方治疗,去北京,去上海,偏方也抹了不少,没管用,那几年特别的自卑,出门总是戴帽子,谁一调侃光头还容易翻脸,到40岁左右,彻底接纳了,觉得没头发怎么了?谁爱说就说去。

    内心强大了。

    有次,他拿儿子的高三毕业照给我看,让我猜哪是他儿子?

    我一下就猜中了。

    他问,你怎么猜中的?

    我说,长的像你。

    其实,我是通过脱发猜中的,他儿子高三时发际线已经很高了,大概率三十岁左右也会开始秃,秃是具有遗传性的。

    刘行长为什么敢留光头?

    因为,他官不够大。

    若是他级别足够高,形象足够重要,那么,他大概率会换个发型?

    什么发型?

    把一侧的头发留起来,哪怕只有一小撮也不要紧,留的老长老长,然后铺在头皮上,北方作家普遍是这个发型,如莫言、贾平凹……

    有次,莫言出海,海风不懂事,把盘好的发型给吹散了,很是尴尬。

    还成了抖音段子。

    有兴趣的,可以去抖音搜一下:莫言、出海。

    作家、高官,他们为什么不能接受光头?

    光头,成何体统?!

    有次,我去作家家里签书,恰好省电视台来找作家做节目,作家儿子谈到了父亲的一些囧事,其中就有当年四处求医治脱发被人骗的经历,作家为此专门提出,这段不能播。

    莫言,大概率也治过。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只能坦然接受了,还写了这么一段自我调侃:我曾经在英国莎士比亚旧居前发誓要成为一个剧作家,那么,首先在头发上,在秃顶这方面向莎士比亚靠拢。

    这就如同徐峥的那句,我秃了,也变强了。

    自我调侃,自我安慰!

    其实,我也快了……

    2009年,我结婚,去做头发,理发师说我头发比较少,也就是常人的三分之一左右,我当时也没在意,毕竟照镜子也看不出啥来。

    我若是当时有今天的医学知识储备。

    大概率不会秃到今天的地步。

    今天秃到什么地步了?

    稀疏,能看到头皮,好在我是自来卷,猛的看不出来,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来的。

    第一次略有焦虑是2013年,在珠峰大本营,我们躺石头上晒太阳,有队友坐我后面,他说,董老师,你快秃顶了。

    我问,真的吗?

    他说,应该用不了几年。

    我在意归在意,也没去具体的治疗,我觉得与我工作有关,起早贪黑,常年熬夜,都说程序员工作压力大,哪有我们写手压力大?

    你看报社的责编,上任前头发浓密,干两年,秃了。

    我真正开始重视脱发是2016年。

    我跟朋友一起去云南,在服务区,她突然问我:你头发咋快掉光了?

    我特意跑到洗手间的镜子前照了照。

    果然。

    那不行,我要注意形象了,我不介意自己成莫言的形象,弄一撮盘头上,主要是我太年轻了,不到40岁,人家莫言什么年纪了。

    不行,我要治。

    先是挽救式哄自己,去烫发,一蓬松,像个爆炸头,瞬间忘记自己快秃了,后来又想留长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没留过长发貌似是个遗憾,应该在临秃之前潇洒一把,而且留长发可以朝后扎,看不出脱发的痕迹。

    我开始计划留发。

    这期间,出版社要送我师姐去复旦大学当交流生,心理学专业的,跟随名家,出版社特意喊我也去,为什么要喊着我?我是牵线人。

    名家还带了另外一个交流生,张德芬。

    张德芬的名言是那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期间,我聊到了我的头发困扰,他们几个集体讽刺我,意思是董东你内心这么强大的人,竟然还有外表忧虑?你咋没担心你长的丑?

    他们觉得,我修行不到家,不够真。

    张德芬说了一句升级版的名言:上天给的,恰是我想要的。

    也就是说,是上天给了我一个秃然的惊喜。

    那我就收下吧!

    不过,还是决定治疗,于是我发了朋友圈,问如何治疗脱发?有没有明白人?

    徐州有个领导联系我。

    他在河北有个朋友,是老中医,专治脱发的,效果非常好,他还特意提到,原本就想带着老中医到山东找我,希望我能帮老中医推广。

    我说,那很简单,把我治好,我不就是活广告吗?

    我们俩,直奔河北。

    老中医不老,四十多岁,略胖,还在油田上班,在当地有个小工作室,工作室里挂了不少锦旗,他治脱发的秘诀很简单,就是一块肥皂,灰不溜秋的,说这个香皂是自己熬制的,药效非常大,不能直接打在头发上,要先用手搓出泡泡再抹到头发上……

    一个生发疗程是300元。

    就是两块肥皂。

    来都来了,肯定买块试试。

    听老中医讲讲,威廉王子求助了那么多医院为什么没治好脱发?因为他没找对路,若是早选中医疗法?早就一头乌黑秀发了。

    反正,听老中医一忽悠,我都信了。

    用了几天,头皮瘙痒的厉害,头发也掉的厉害,原本基数就不大了,再这个掉法,不等一个疗程,我就成葛优了,停了。

    无巧不成书。

    前段时间,我媳妇看直播,给我买了两块肥皂,也是治疗脱发的,使用说明完全一样,肥皂颜色造型也一样,只是品牌与包装不一样,一问也是河北一位老中医研发的,不过我媳妇买的便宜,2块才50块钱,我媳妇特意提醒我,不能直接打在头上,要先打在手上搓出泡泡。

    我心想,大概率与我去拜访的那个老中医是同一个人。

    有用没?

    有没有用不重要,买家本身也不抱太大希望。

    济南有个大千金,她信中医,老公也信中医,他们喜欢全山东找寻名医,特别是藏在深山里的,找来找去,找到了蒙阴一位名医,说是北京都有人专程跑去看病,大千金要去蒙阴看病,那我去接驾吧。

    顺便让给我看看秃头。

    老头年龄不小了,80岁是有。

    颤颤巍巍的。

    我说,大爷,您看我这头?

    他把手一摆:你这个,还不用着急,等你头皮发亮时来找我,我给你治的乌黑乌黑的。

    他是那么的自信,那么的从容。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还是给我开了方,黑芝麻、何首乌……

    我就当娱乐了。

    黑芝麻与黑头发没有任何关系,中医就喜欢搞这些联想,例如穿山甲与下奶,也就是李时珍死的早,否则,今天谁家孩子学习不好,他肯定给开这么一个药方:电脑芯片兑黄酒煎服,一日三次。

    何首乌?

    我更不吃,这玩意对肝、肾的损伤不可逆。

    那,成龙代言的霸王防脱洗发水也不靠谱?人家里面有人参,有何首乌。

    智商税!

    从蒙阴抓药回来的路上,我还发了条朋友圈:名医都在深山旮旯里。

    他们抓药,一抓就是四五百块钱的。

    为什么要抓这么多?

    跑了两个小时的路程,若是抓了20块钱的药,不觉得不值吗?

    必须抓的多了,才觉得不虚此行。

    大千金没念过高中,当兵、军校、转业。

    其老公呢?文科生。

    不难理解,他们是如此的迷信这些脏老头……

    我身边有个朋友,斑秃,属应激反应,同行(车管所黄牛)都进去了,他幸免,那也吓出一身冷汗,汗没出,头发掉了一大块,干脆剃了光头,天天戴帽子,没做任何治疗,没有一年,好了。

    还有一个朋友,情况类似,是被纪委约谈了,接着斑秃,他着急,爱美,四处求医,后来找到了一家养发馆,花了9000块钱,治好了。

    通过观察他们俩,我得出的结论是,斑秃治或不治,只要情绪稳定了,生活规律了,大概率会自愈。(也就是说,斑秃比地中海治疗起来更有希望)

    花了9000块钱的这个朋友,去的这家养发馆是做直销的,叫如新,他觉得自己的颜值被如新给拯救了,后来成了如新的死忠粉,总喊我去听课,动不动就来那句:我那头皮你也看到了,当时多严重,要不是遇上了如新,我现在就是疤拉头。

    我也挺羡慕他们俩的,失而复得。

    我还遇到过两个失而复得的朋友。

    一个是球友,我认识他时,他头发稀疏,性情古怪,你数错了比分他都会生闷气,阈值极低,你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

    后来,他去国外工作了。

    一年后,我在球馆门口遇到了他,乌黑的头发,关键是茂密。

    他说自己球卡到期了。

    我有多余的球卡,送了他一张。

    我顺便采访了他一下,您这头发是怎么保养的?

    他说,我之前头发少是因为打了化疗。

    懂了!

    另外一个失而复得的朋友是女的,她是报社领导,就是当年把我写的安全驾驶连载到报纸上的那位,她工作压力大,也很秃然,她平时上班都需要戴假发,在家也要戴,说不希望孩子看到自己真实的样子。

    男人脱发,多是雄脱。(雄脱是指雄激素性脱发)

    女性脱发,可能真是单纯的压力大或身体健康有问题。

    她后来,头发突然茂密了,拍了照片、视频给我,她认为我的脱发问题根本不是问题,若是相信她?一年就可以让我茂密如初。

    她说了一句话,触动了我:头发是你身体状况的表现窗口,掉头发的根本是你的身体出了问题。

    当时,我被说服了。

    她是怎么治好的?

    美乐家。

    因此,她成了美乐家的粉丝,乃至把工作都辞了,出于对她当年的感激之情,她让我开户我也开了,让我买东西我也买了,后来实在坚持不了每个月消费,她才作罢,跟我说,一切都不着急,意思是她已经发现明路了,只等我自己慢慢开悟,说会等我上路的,哪怕80岁才开始这份事业也不晚。

    女性脱发比男性脱发要好治,后来我仔细思考了她说的那句“头发是你身体状况的表现窗口,掉头发的根本是你的身体出了问题。”是不合理的,你看足球比赛,很多运动员都是半秃,难道他们身体都有问题吗?

    这句话,对于女性脱发患者而言,很大程度是成立的!

    这期间,在朋友的推荐下,我还去过生发馆。

    每天一上药,上了药还要按摩。

    一按摩不要紧,头发一把一把的掉,眼看要秃了,每一根都尤显珍贵,哪能这么铺张浪费?

    不行!

    我要找专家……

    我又发了朋友圈。

    北京读者联系我,说她是皮肤科的,若是相信她可以挂她的号,若是不相信她,她可以帮着挂她老师的号,比较贵而已。

    挂老师的吧。

    我去的那天,正好下大暴雨。

    人很少。

    我靠,老师也是莫言发型。

    你这……

    当然,我也理解,youtube上最权威的“生发”专家,也是个秃头,每个视频开头他都先解释一下自己是家族性遗传秃头,植发也没用,因为毛囊坏死不可逆。

    我问,我这属于什么类型脱发?

    他说,雄脱。

    我问,雄脱的比例有多少?

    他说,中国每五个男人里就有一个,白人是每两个男人里就有一个。

    我问,雄脱主要成因是什么?

    他说,基因遗传。

    我问,雄脱是否可治疗?

    他说,可止损,不可逆转,就是能尽量保住你现有的头发,若是说试图长出新头发?可能性极低。

    我问,止损一般采取什么药物?

    他说,口服非那雄胺和外用米诺地尔酊。(注意,女士不能服用非那雄胺)

    我问,非那雄胺的原理是什么?

    他说,抑制睾酮变为二氢睾酮,二氢睾酮是雄脱的罪魁祸首。

    我问,会不会影响性功能?

    他说,不会,它只是抑制睾酮转化不是抑制睾酮生成,长期服用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有人的确会有副作用,例如□□低下、□□量减少,发生副作用的概率很低,千分之一二。

    我问,备孕期可以服用吗?

    他说,过去国内是一胎制,只要涉及到生育安全的,都是慎之又慎,虽然大量的临床试验证明其对生育安全没有任何影响,但是国内医生一般会建议备孕前一个月停药,国外医生不建议停药。

    我问,若是我25岁开始服药,一直服到今天,会有什么结果?

    他说,会比今天浓密。

    我问,有没有终生服药的?

    他说,理论上,防脱发就是终生计划。

    我问,有超强脱发基因的人是不是没救了?

    他说,是的,哪怕你营养均衡,早睡早起,该秃的依然会秃,哪怕你天天服药,也白搭,充其量是晚秃两年,参考童星阿尔法,他是1998年出生的,已经秃了,你要相信,该看的专家他也都看过了。

    我问,为什么看脱发要挂皮肤科?

    他说,因为毛发属于皮肤范畴,皮肤是人体最大的器官。

    我问,纵欲过度是不是脱发的诱因?

    他说,不是,纵欲又不会产生二氢睾酮。

    我问,我这个情况,该怎么弄?

    他说,通过药物干预,先止损,然后您要问自己,能否接受现在稀疏、蓬松的发型?若是能,就继续保持服药,若是不能?则可以采取植发的方式。

    我问,植发可以一劳永逸?

    他说,植发后也要长期服药,否则前面植了后面照样秃了,男性脱发是一个不可逆的蜕变过程,一旦开启就很难停止。

    我问,明星一般怎么保养头发?

    他说,家族性的,一般选择直接光头,稀疏型的,类似你这种的,一般会采取加密植发,增加头发的密度,例如韩国总统李明博,他就是类似的加密植发。

    我问,马斯克是不是也植发了?

    他说,马斯克是做了两次植发手术,用的传统的fut植发术,就是从后脑袋上取一块梭型的毛囊区,然后直接进行切割再缝合,从马斯克的照片里能清晰看到他的缝合口。现在有更先进的植发手术叫fue,取毛囊不需要开刀了,直接使用专用的取发器把毛囊单个提取,创口小,愈合快。

    我问,马斯克为什么不用fue?

    他说,fue是这两年才流行开的,马斯克植发是在十年前,另外fut比fue有个好处,一次移植毛发量相对较多,成活率高。

    好了,说疗效。

    我没有口服非那雄胺,只是外用了米诺地尔酊,淘宝买的,效果如何呢?

    先是经历了狂脱期,专家也说了,有狂脱不可怕,怕的是没有狂脱。

    然后进入了生发期。

    有一点变化最为明显,头发黑了,硬了,密了。

    副作用也很明显。

    身上的毛都黑了都硬了都密了,连胸上都长满了毛,米诺地尔酊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多毛症。

    效果还是不错的。

    我现在总结一下就是,应该在2009年就去北京看医生,然后开始药物干预,大概率我今天也不会有秃然的焦虑。

    我这个好在什么地方呢?

    我没有家族秃史。

    若是有家族秃史,我做什么抗争都是徒劳的。

    那如何看待民间的生发偏方呢?

    例如生姜、何首乌。

    基本没效果。

    过两年,若是继续脱,我可能会选择植发,也可能那时的我,修行足够好了,已经很坦然的面对这一切了,爱秃就秃吧。

    所以,我的建议是什么?

    您若是刚开始脱发,抓紧去医院,诊断原因,然后对症下药,该长期服用的长期服用,保住您一头乌黑的秀发,若是莫言年轻时遇到了防脱专家,真的不至于选这个发型。(我认为30岁是一个很重要的关口,我恰好晚了10年)

    若是您已经脱发严重,可以考虑植发。

    若是您有家族脱发史,那……

    坦然接受吧!

    医学的局限性之一,就是,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