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古代长兄日常 > 正文 第169章 第一百六十九章
    ()
    其实没超过半天,那些被骗商家就商量好了反应,大多数还是选择了退回货款,通过拍卖来售卖货品。
    选什么也是大家的自由,林屿不会特意去干涉,他只是让商家提前把契约签好,免得他们看到结果又反悔。这个拍卖会办的太急,也来不及通知更多的商户,只能通知有些人脉广资金雄厚的,也就他们能过来捡这个漏。
    林屿这次也没自己上场,等前期布置的差不多,直接推了两弟弟上台,让他两来住持。
    康平跃跃欲试,非常想要上台去,反而是康安按住他的激动,让他先背一背整理出来的资料,免得上台一问三不知。康平郁闷的像个狗子,连头毛都垂了下来。好在康平心里也有数,拿出资料背的滚瓜烂熟。
    他们两上台后,虽然面容稚嫩,但举止稳重又不怯场,遇到突发情况还能用玩笑化解,跟一众大商家也能说得上话,等到拍卖会结束,商家们还饶有兴趣的打听这是谁家的儿郎,年纪轻轻就这么镇得住场子。
    白知州忙完自己的公务,过来抽空看了个扫尾,也不禁赞叹道“事情办的不错不仅尽力把价格抬高,还让商户们出钱的出的心甘情愿,这也是一种本事啊”
    “能得大人称赞,他们能高兴好几天呢”林屿嘴上谦虚着,其实心里同样骄傲。
    货物处理了个干净,包括蘑菇酱也在其中,至少这一把下来,也不算亏本了,折损的人力物力暂时不算,比伤筋动骨好。
    尤其是逮住了罪魁祸首,咬着牙根要给那几人好看,往小了说,至少也会坐上二十年的牢。
    一场风波折腾了这么久,也算落幕。
    何货郎心气也折腾没了,焉头耷脑的,再也不起什么赚大钱的心思,按部就班的开始做生意,估摸着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再冒进。
    林屿好生安慰了他一通,碰到大生意该接还是接,总不能害怕被噎死就不吃饭吧估计何货郎也不怎么听得进去。
    这场风波平息后,林屿觉得关于其他州城商行的信息,他差了点,如果能有更广的人脉网,说不定早早就发现这事的蹊跷但人脉关系网也不是一天就能拉起来的,只能瞅准时机,顺势搭建,强求是求不得了。
    他继续着日常的生活,给自己列出日程表来,每隔几日就去巡视一圈,看看有没有问题,不过几个产业之间都上了正轨,按照原有的流程去执行就成,人员都是做熟事的,不需要额外的操心。
    这天,他一早出门了,留下两个弟弟在家待着。
    康平早起之后,就先去瓜田里转悠了一圈,自从天气开始变的炎热后,瓜田里是一天一个样子,遍地都是藤蔓,长的茂盛严实,更是开出美丽的小黄花。瓜田外,为了遮挡村民的视线搭了一层篱笆,保证他们看不清楚,只知道这里种了庄稼。
    康平过去一瞅,这瓜田长的好啊十亩地里全是瓜秧,如果按照一朵花结一个瓜的效率,这里至少也有几千个如果按照去年的价格卖,那得是多少银子啊一想到这个,康平简直能乐出声。
    他认认真真在排水沟趟了两圈,数了数小黄花,心里有了底后,站直了腰背打算走回去。
    他视力好,一是经常锻炼,二就是每次夜里看书,大哥总会再三强调光线太暗容易伤眼睛,好几盏油灯同时点着,保证亮堂堂的,所以让他很容易的看到,自家瓜田外有人站在篱笆边,人影就晃来晃去的,也不说进来,也不说出去。
    康平眯起眼睛,估计过去了一炷香时间,那人还没走,就是看别家庄稼也该看够了吧别是起了什么坏心思。他脚步轻快,从瓜田的另外一头绕了出来,放轻脚步,慢慢靠近了那人。
    走的越近,越觉得这事不对,林家村的人,包括亲戚,不说全认识,至少也眼熟,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外人来
    康平走的越近,越觉得这人有点古怪,尤其是那胳膊鼓起的肌肉,明显就不是常年务农形成的。
    他跟着付英练了这么久拳脚,其余两是想强身健体,只有他是打真心想要练出一点本事来。闲暇时间,付英先生也不吝啬多指教几句。像这种胳膊发力以及走路的姿势,落地的样子,这摆明是个练家子啊
    康平心想,这难道真是连着走两个背字,又碰上坏人了他越走越近,出其不意伸手一拍那人的肩头,结果那人以极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右手一伸一扭,肩头一送,避开了康平的攻势,也暴露了他真是个练家子的事实。
    都打了起来,当然不能留手,康平直接跟那人对打起来,两人一交手,就有一种套路似曾相识的感觉,连彼此的后招都清清楚楚,一口气过了几十招。
    但康平占了地利,他对地形记的清清楚楚,稍微把人往前逼了逼,那人踩进一个老鼠洞里,虽然反应很快的重新站稳,但也足够康平抓住这个破绽了。
    把人双手反剪,压住后背,康平这才问“你是谁过来干什么的我从前没见过你”
    那人不吭声,咬紧牙关一句话不说,倒是有几分死扛到底的气势。
    康平也麻爪了,他知道这不像个好人,可是后续怎么处理啊又不说话,还能一直扣着吗
    大哥也不在,康安估计去铺子上了,也就剩下付英先生还留在院子里,只能找他商量商量。
    康平扯了那人的裤腰带,把他两手捆上,推推搡搡的把人往外推,也是幸好现在没什么人,一路都没人看见。
    回了家,付英正在收拾练武用的刀枪棍棒,放进隔间里,他有一个专属的房间,专门放这些,一看这推推搡搡回来的两人,一张嘴巴长成o型,久久难以回神。
    “这,这是唱哪一出啊”
    康平用脚把大门踢上,一直不敢放松,确定没人听了,这才低声把事情的经过说了,“这人有古怪,我捆了他,他也什么都不说,我们是不是报官啊”
    也不是康平被害妄想,家里名气越来越大,银子也越来越多,现银,银票都收了几个匣子,没有足够的警惕心,真遇到事情就晚了
    付英听他说完,真真是无言以对,他的眼神跟那个被捆住的男人对视,男人微微摇头,付英只好把话往下咽,“带着柴房,我先单独问问话。”
    “好。”有人出主意,康平也松了一口气。
    付英把人领进柴房,亲自解了腰带,两人大眼瞪小眼,彼此都不吭声。
    “好了,这里没外人,有事就说吧”付英脸拉的老长,一副不乐意的样子,“干嘛,觉得我不能胜任这个差事”
    “哪能啊,巧合,绝对的巧合”被腰带捆了半天,那人也龇牙咧嘴的活动手腕舒缓筋骨,同样低声说“我是过来采购物资的听说这里的蘑菇很有名,这次过来瞧一圈。结果我看到种西瓜的,这不是好奇去瞅一眼嘛去年的西瓜可贵了。”
    付英无语,这瞅一眼的代价,还真大你说你不去看哪一眼多好,也不会惹出事来。因为瓜田处于保密,看什么看。
    “那你被逮了,你不会解释啊”
    那人再次把脸一拉,“我好赖年长这么多岁,又练了许多年拳脚功夫,我竟然打不过一个小孩子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不行,我丢不起这个脸”
    付英顺嘴说“你要是丢不下脸,那就继续在柴房待着吧”他懒得搭理对方,直接就要走。
    那人连忙喊着,“别别别,我丢,这脸丢下来给你当抹布都使得你给我说说,那小孩到底是谁是个好苗子啊”他见了都眼馋的那种。
    提到自己最看好的学生,付英也来了劲儿,巴拉巴拉的炫耀人孩子学得有多快,悟性有多高,脑子又有多好使,也不嫌弃柴房简陋,越说越起劲。
    本来还在柴房里耐心等候的康平看付英先生一进去就不见出来,柴房还听不见动静,心里一急推
    门而入,只见里面的两人席地而坐,谈天说地,说的不亦乐乎
    康平倒退几步,拿眼睛瞪付英,好家伙,没想到你先叛变了
    付英一看这个架势要遭,连忙解释道“这是我的熟人过来就是探望我的真不是坏人”
    “那天刚才怎么不说看望朋友有这么说不出口”康平也不是好糊弄的,直接揭穿借口。
    没奈何,那人只好把自己的户籍,文牒都拿了出来,他随身带着呢“这些是我的凭证,我主要是过来采购军需物资的,顺便过来看看老朋友。”
    康平手里拿着户籍文牒,还有盖了鲜红大印的文件,上面也清清楚楚的写明任命面前这位叫做郑德的男人,的确是军队的军需官。
    但康平只能说是半信半疑,没办法,之前就上过一次当,这次不得不谨慎,他看起来信了,其实心里还存着怀疑。